欢迎来到民企云服!

欢迎您加入我们

展开

中非经贸合作“升级版”中的民企身影

   日期:2018-06-06     浏览:362    
0
核心提示: 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首次出访,便去了非洲。    自2009年起,中国已连续5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,非洲则成为
  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首次出访,便去了非洲。
  
  自2009年起,中国已连续5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,非洲则成为中国第二大海外承包工程市场和新兴投资目的地,打造中非关系"升级版"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  
  访非之行,如果说总理夫人程虹的"首秀",彰显了此行的特殊性,那么,李克强身侧频繁出现的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、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则更显示了此行的良苦用心--经贸投资将成"升级版"中非关系的重中之重。
  
  其实,此行李克强还带去了一批企业家,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尹明善等人位列其中。不过,按照惯例,这些企业家并不会出现在领导人出访的随团名单上。
  
  随访经贸团
  
  随领导人出访的成效,江浙企业是最早受益者,在21世纪初刚刚兴起的"走出去"大潮中,江浙企业频频随国家领导人出访,拿回了大量可观订单。
  
  随访经贸团,由与到访国有贸易关系的企业老总们组成。通常情况是,在领导人出访前,会先行抵达。随访费用则需要自理,此外要向组织方交一些报名费。
  
  几年前,贸促会是少数几个从事该项工作的机构之一,其中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当时,除了"与出访国之间有经贸关系"外,"政治过硬守纪律"也是企业家随访的条件之一。
  
  然而,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过渡期结束,中国对外开放进入了"引进来"和"走出去"并举的阶段。由此,除国有企业外,国家开始鼓励有资质的民营企业走出国门,当然,对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主们来说,随经贸团出访是被世界认识和接受的绝佳机会。这一过程中,经贸团的规模也由几十人发展到了如今的动辄几百人。
  
  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,在2009年起开始从事企业家随领导人外访的联系接洽工作,背后原因则是由于只靠政府部门挑选企业家已经顾不过来。商务部外事司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如今企业的选择基本上交由不同的商会或民间经贸团体负责。
  
  目前,像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这样的接洽负责机构大概七八家。每当领导人出访前两个月以上,这些机构会有针对性地派发邀请函,有时一家企业也会接到几家机构的邀请函,一家企业有时也会多次随团出访。
  
  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院长肖强介绍,这种随领导人出访的商贸团报名情况都很好,要进行筛选。而在随团外访的空闲日子,随访企业家们会与当地企业及工商会举行一些面谈,当地人对这样的活动会非常信任,谈成合作的机会会增多。
  
  超级推销员
  
  李克强素有"超级推销员"的美誉。在上任之后的出访中,李氏演讲频频为中国企业"振臂高呼",他推销过的"中国制造"除了高铁技术之外,还有4G技术、航天技术、核电水电、可再生资源……甚至包括电影《泰囧》。
  
  从行程来看,访非之行的经贸特点突出。
  
  首站埃塞俄比亚是非盟总部所在地,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有"非洲的政治和外交首都"之誉;第二站尼日利亚则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,也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;第三站安哥拉位于非洲南部,是葡语国家,近年来发展较快,中国有近20万人在此从事对外工程承包和劳务合作;而最后一站肯尼亚,则是东非最发达的国家,也是中国企业较早"走出去"布局的投资点,是中企投资与之相邻非洲国家的跳板。
  
  "我们一定要把双方关系这趟列车升级为高速列车。"不负众望,抵达非洲伊始,李克强就担起了"超级推销员"的角色。在第一站非盟总部,李克强在"中国铁路航空展"展厅内,以五大优点"推销"中国铁路和飞机,并在现场摆放了高速动车组、新舟60飞机等模型。
  
  由此,如果哪家企业能有幸随访,那便更是个大"甜头"。
  
  访非之前,尼日利亚媒体曾报道称,李克强将率领129人的代表团访问非洲。由于企业家并非正式的随访人员,此次随行的企业家团队规模并不算小。
  
  "三大网络"成"干货"
  
  包含高速铁路、高速公路和区域航空在内的"三大网络",被誉为此次李克强访非之行的"干货"。
  
  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介绍,非洲面积占世界陆地面积23%,但铁路总长度仅占世界的7%,还有13国不通铁路;非洲普通公路和高速公路的密度,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/4和1/10。而这些产业在中国正面临过剩局面,有着转移的需要。
  
  不过,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西亚非洲所副所长徐伟忠指出,此前中非经贸合作一直以对外贸易和工程承包为主,未来投资合作将是重点。
  
  "中非经贸合作'升级版'也意味着要从原来单靠进出口贸易和基础设施投资,转为更加注重挖掘教育培训、技术转让、金融与服务贸易等方面合作的潜力。"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、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分析认为。
  
  在刘贵今的介绍里,非洲的支线航空同样不发达,横向航空很少,本来距离很近的横向联系却需要绕道欧洲,李克强此行则开启了对非区域航空合作。此外,作为一大亮点,李克强倡议实施"中非区域航空合作计划",双方未来合作的内容包括建立合资航空公司、提供民用支线客机、转让成熟适用技术、培训专业航空人才和建设配套保障设施等。
  
 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王成安指出,在2013年,中非贸易额达到2102亿美元,是1960年的2000多倍,但在中国4万多亿美元的外贸总额中,仅占5%左右,"这意味着中非贸易还有巨大的开拓空间。"同时,中国对非洲的直接投资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比重亦较小。
 
打赏
关注
 
更多>同类走出去

推荐图文
推荐走出去
点击排行
中非经贸合作“升级版”中的民企身影
2018-06-06  浏览:362
  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首次出访,便去了非洲。
  
  自2009年起,中国已连续5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,非洲则成为中国第二大海外承包工程市场和新兴投资目的地,打造中非关系"升级版"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  
  访非之行,如果说总理夫人程虹的"首秀",彰显了此行的特殊性,那么,李克强身侧频繁出现的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、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则更显示了此行的良苦用心--经贸投资将成"升级版"中非关系的重中之重。
  
  其实,此行李克强还带去了一批企业家,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尹明善等人位列其中。不过,按照惯例,这些企业家并不会出现在领导人出访的随团名单上。
  
  随访经贸团
  
  随领导人出访的成效,江浙企业是最早受益者,在21世纪初刚刚兴起的"走出去"大潮中,江浙企业频频随国家领导人出访,拿回了大量可观订单。
  
  随访经贸团,由与到访国有贸易关系的企业老总们组成。通常情况是,在领导人出访前,会先行抵达。随访费用则需要自理,此外要向组织方交一些报名费。
  
  几年前,贸促会是少数几个从事该项工作的机构之一,其中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当时,除了"与出访国之间有经贸关系"外,"政治过硬守纪律"也是企业家随访的条件之一。
  
  然而,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过渡期结束,中国对外开放进入了"引进来"和"走出去"并举的阶段。由此,除国有企业外,国家开始鼓励有资质的民营企业走出国门,当然,对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企业主们来说,随经贸团出访是被世界认识和接受的绝佳机会。这一过程中,经贸团的规模也由几十人发展到了如今的动辄几百人。
  
  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,在2009年起开始从事企业家随领导人外访的联系接洽工作,背后原因则是由于只靠政府部门挑选企业家已经顾不过来。商务部外事司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如今企业的选择基本上交由不同的商会或民间经贸团体负责。
  
  目前,像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这样的接洽负责机构大概七八家。每当领导人出访前两个月以上,这些机构会有针对性地派发邀请函,有时一家企业也会接到几家机构的邀请函,一家企业有时也会多次随团出访。
  
  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院长肖强介绍,这种随领导人出访的商贸团报名情况都很好,要进行筛选。而在随团外访的空闲日子,随访企业家们会与当地企业及工商会举行一些面谈,当地人对这样的活动会非常信任,谈成合作的机会会增多。
  
  超级推销员
  
  李克强素有"超级推销员"的美誉。在上任之后的出访中,李氏演讲频频为中国企业"振臂高呼",他推销过的"中国制造"除了高铁技术之外,还有4G技术、航天技术、核电水电、可再生资源……甚至包括电影《泰囧》。
  
  从行程来看,访非之行的经贸特点突出。
  
  首站埃塞俄比亚是非盟总部所在地,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有"非洲的政治和外交首都"之誉;第二站尼日利亚则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,也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;第三站安哥拉位于非洲南部,是葡语国家,近年来发展较快,中国有近20万人在此从事对外工程承包和劳务合作;而最后一站肯尼亚,则是东非最发达的国家,也是中国企业较早"走出去"布局的投资点,是中企投资与之相邻非洲国家的跳板。
  
  "我们一定要把双方关系这趟列车升级为高速列车。"不负众望,抵达非洲伊始,李克强就担起了"超级推销员"的角色。在第一站非盟总部,李克强在"中国铁路航空展"展厅内,以五大优点"推销"中国铁路和飞机,并在现场摆放了高速动车组、新舟60飞机等模型。
  
  由此,如果哪家企业能有幸随访,那便更是个大"甜头"。
  
  访非之前,尼日利亚媒体曾报道称,李克强将率领129人的代表团访问非洲。由于企业家并非正式的随访人员,此次随行的企业家团队规模并不算小。
  
  "三大网络"成"干货"
  
  包含高速铁路、高速公路和区域航空在内的"三大网络",被誉为此次李克强访非之行的"干货"。
  
  前中国政府非洲事务特别代表刘贵今介绍,非洲面积占世界陆地面积23%,但铁路总长度仅占世界的7%,还有13国不通铁路;非洲普通公路和高速公路的密度,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/4和1/10。而这些产业在中国正面临过剩局面,有着转移的需要。
  
  不过,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西亚非洲所副所长徐伟忠指出,此前中非经贸合作一直以对外贸易和工程承包为主,未来投资合作将是重点。
  
  "中非经贸合作'升级版'也意味着要从原来单靠进出口贸易和基础设施投资,转为更加注重挖掘教育培训、技术转让、金融与服务贸易等方面合作的潜力。"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、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分析认为。
  
  在刘贵今的介绍里,非洲的支线航空同样不发达,横向航空很少,本来距离很近的横向联系却需要绕道欧洲,李克强此行则开启了对非区域航空合作。此外,作为一大亮点,李克强倡议实施"中非区域航空合作计划",双方未来合作的内容包括建立合资航空公司、提供民用支线客机、转让成熟适用技术、培训专业航空人才和建设配套保障设施等。
  
 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王成安指出,在2013年,中非贸易额达到2102亿美元,是1960年的2000多倍,但在中国4万多亿美元的外贸总额中,仅占5%左右,"这意味着中非贸易还有巨大的开拓空间。"同时,中国对非洲的直接投资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比重亦较小。
关注